咸鱼一只www,缘更,主磕扉泉

关于

【扉泉】MISS

勉强算一起写的联文.......

燕子的八音盒:

——“我们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1.


地下赌场,人们见不得光的欲望聚集的场所。


在这里,幻想、喧嚣、叹息、愚弄、背叛,混乱交杂。


在这里,每天都在发生无数的一夜暴富和倾家荡产。酒保、荷官、赌徒围绕着赌桌交易着一切可交易的东西。


在这里,暴发户和丧家犬沉迷于金钱和刺激,选择在这个金钱堆砌的地狱里醉生梦死,用性命来填满那个黑色的无底洞。


真正的主宰则站在高处,居高临下的欣赏着他们痛苦挣扎的丑态,为人所窥视却浑然不知……


若是惨败,失去的是自尊?还是所谓的梦想呢?


“来吧,将你重要的东西,全部赌下去吧。”


2.


“……啊呀,真是令人痛心啊,又一位勇敢的赛车手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不知各位赌对了没有呢?当然压错了的各位也无需沮丧,因为!新一轮的比赛又要开始啦!有请下一轮比赛的选手入场!”


解说员的喊声通过话筒和音响传遍了整个赛场,过于激动的语调和过大的音量在参赛者通道里回荡,听到耳朵里只觉得连大脑都在震动生疼,却引起赌徒们的一阵阵欢呼声应和。


“……还有24号伶鼬,报到名字的可以去准备了,这场结束后就轮到你们了。”面无表情的工作人员推门进来,却只在门口就停下了脚步,胸前用红色丝带系着的白色工作证在空中晃了晃,划出一个没有颜色的弧度。


他用毫无起伏的声音快速的报出了纸上的五个名字后便扬长而去,毫不掩饰不想和他们多呆的想法。


昏暗的房间里烟雾弥漫,人们低着头,每个人的脸都笼罩在阴翳之下,看不见表情,也不知道他们都在想些什么。


在这个房间里,有初出茅庐做着赚钱梦的新人,也有纯粹来体验生死间的刺激感的疯子,不过更多的,却是走投无路、只能选择用命换钱的亡命之徒,浑浑噩噩的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每一天。


和他们一样的人在这里数不胜数,一同组成了地下赌场存在的基石,在不断牺牲的同时又不断壮大,带着愚不可及的妄想投入这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中,连骨头渣都不会剩下。


“伶鼬,别发呆了,轮到我们了。”


“马上……”泉奈坐在角落里,两手撑住额头,努力抑制住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冲动,握了握微微颤抖的手指,在旁人或幸灾乐祸或麻木无神的目光中走向位于房间另一端的选手准备室。


抓紧时间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冲个澡,他可不想一身烟味的上场。


3.


“扉间先生?扉间先生?”扉间在桃华的小声呼唤下终于回过了神,匆匆忙忙的把自己的视线从那个刚刚入场的黑色身影上移开,掩饰一般的向着窗户的反方向挪了几步,为自己刚刚的失态感到了一丝懊恼。


房间里的另一方仍然在说个不停,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刚刚的走神,在发现扉间的视线看向了这边之后更是以为他终于对这个合作提起了兴趣,急忙吩咐跟来的属下拿出相关文件和已经拟好的合同,带着讨好的笑容送到了他的手边。


然而扉间并没有拿起来看看、仔细了解一下这次的合作的兴趣,站起身丢下一句“回头会有负责这项项目的人跟你谈的”便扬长而去,桃华小声的喊着扉间的名字一边追了上去,高跟鞋落在铺了暗红色地毯的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扉间先生,接下来还有一个合作要谈……”扉间走的太快了,桃华只有艰难的蹬着高跟鞋小跑才勉强跟得上,不得不提高了声音强调接下来的行程,希望不知为何突然心情不好的扉间能把心思放到工作上。


“……”闻言,扉间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桃华见状急忙快走几步站到扉间面前,指了指停车场的方向:“车停在那边,现在赶过去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扉间先生。”


扉间看着面前因他的反常焦急的桃华,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虽然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但也确实不应该因为私事影响工作。但在他正准备张嘴应下桃华的话时,脑中却一闪而过某个纤瘦的黑色身影,顿时一股无名火窜上心头,烧的他整个人都烦躁不已。


“……”扉间抿了抿唇,自认为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恐怕无法处理任何事情了,最终只能对着惊讶的桃华说出一句没营养的“抱歉”,让她去推掉接下来的所有安排,而他自己则径直去了停车场。


他需要一些时间好好想想。


4.


“胜负已分!这次的赢家是我们的黑色刺客——伶鼬!呀,说实在的,虽然我们都知道伶鼬最擅长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突然超车,不过这回真的是吓坏麦克我了!我还以为他这次要排第二了,没想到他居然在终点前的最后一个拐弯超车了!第二名的乔为了防着他,一直让赛车保持在赛道中间的位置,伶鼬竟然硬生生的从车和墙之间的缝隙里挤了过去,吓得麦克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还以为我们可怜的伶鼬要车毁人亡了呢!乔纵横赛场这么多年,这下子可是阴沟里翻了船了!各位买了伶鼬赢的赌徒们可要一夜暴富咯……”


观众席的声音一阵阵传来,惊喜的尖叫,愤怒的咒骂,和麦克刺耳的声音混在一起,使得他想吐的欲望更加强烈。


刚刚他赢的可没有麦克说的那么轻松,乔在他即将超过的时候注意到了他,为了阻止他超车就故意加大赛车甩尾的幅度,虽然他最终还是拿到了第一名,但是车身却因为狠狠地撞上了墙壁而脱落了一大块,那时候他的手肘也重重的撞上了车壁,受伤不轻,可能是骨裂了。


不过……泉奈微微眯了眯眼,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唇,嘴角若有若无的弧度几近嘲讽,疼的发白的脸色依旧掩饰不住他眼中的兴奋。


这次的钱去掉修理费和医疗费依旧比第二名的奖金多得多,更别说他的胜利爆了大冷门,这下子可赚翻了。加上一直以来赚的钱,再过不久应该就够他还清所有债务了。


他可是受够这个鬼地方了。


5.


“该死的!”扉间一拳头捶在方向盘上,眉头紧紧地皱起,狭窄的车内只有驾驶座上方的一盏小灯虚弱的发着光,一边的副驾驶上随意的扔着公文包和胡乱拆下来的皱巴巴的领带。


车窗外面是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汹涌的水流伴随着巨大的声响顺着车身飞快向下流淌,把不大的车子围的密不透风,只能隐隐约约的分辨出街边路灯暖橙色的轮廓。


突如其来的熄火让本就情绪不稳定的扉间完全陷入了暴躁中,又恨恨的捶了几下方向盘后才感觉好了一点,掏了好几次才从因为坐姿而变形的口袋里摸出手机,胡乱的按了按向桃华发了定位让她安排人来接。


做完之后,扉间又焦躁的挠了挠头,虽然想做点什么让自己转移一下注意力,但转了转收音机的按钮却只发出了一些无意义的沙沙声,偶尔调对了频道,听着播音员刺耳的声音他又忍不住把它关掉了。


失去了其他一切声响后,窗外雨声的存在感便突然强烈起来了,哗啦哗啦的声音伴随着水流声环绕在这小小空间里,除此之外却是绝对的安静,甚至连自己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让人不知不觉间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泉奈……


6.


“喂,扉间?你在听吗扉间?”泉奈把手中的考卷卷成长长的一卷在扉间面前晃来晃去,企图让某个神游天外的家伙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


记忆中的泉奈总是一身干干净净的校服,白衬衫略长的袖子从来不好好卷起来,反而盖住了半个手背,衬的那几根白皙的手指修长。浅咖啡色的背心毛茸茸的,罩在衬衫外面平添了一份无辜感,配合着他圆溜溜的大猫眼看起来就好像一只无害的小动物。


而他本人也仗着自己有一张漂亮的脸蛋,一天到晚往高年级跑。一口一个“小姐姐”哄的那些个高年级女生心花怒放,每次回来都能收获一大包各种各样的零食,窝在自己的座位上吧唧吧唧的吃得活像只小仓鼠。


“扉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又怎么了?”


而他自己,则抱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绪跟在泉奈的左右。明明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的典范,却在认识泉奈后跟着他翻墙逃课,把那些个坏事做了个遍,完了还要替他收拾烂摊子,倒霉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被留堂写检讨也不是没有过。但是看着泉奈笑得开心的脸,阻止的话语也变得无力起来,只能任劳任怨的东奔西跑,心甘情愿。


“我数学作业忘记写了,下节就是数学课,救命啊扉间QAQ!!”泉奈双手合十,摆出一个“拜托了”的姿势,楚楚可怜的小模样让路过的女生都忍不住红了脸,赶紧小跑着走掉了。


不过扉间并不吃他这一套,知道今天有数学课那早干嘛去了?退一万步说,下节课就要交了才来找他借作业,心多大?就这么确定自己会借?


扉间决定让他好好长长记性。


“快抄,记得改几个。”


泉奈拿到了答案,早一溜烟坐回自己座位上奋笔疾书去了,一边抄一边还不忘在翻页的空挡抬头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嘴角弯起的弧度机具感染力,让人看了忍不住也想跟着微笑起来,微微眯起的眼睛里仿佛闪着光,耀眼宛若星辰。


那时候的自己,和他只隔了一个过道的距离。


7.


然后就是分离。


某个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早上,班主任一脸严肃的走进教室,当时他正为了迟到还不接电话的泉奈而着急,心想这个小祖宗昨天晚上又瞒着他上哪里浪了,睡那么死电话铃都喊不醒,却听到了班主任的话:“虽然很让人伤心,但是宇智波泉奈同学从今天起就转学到其他学校读书了。因为事出突然,他来不及和大家道别了,但他永远是这个班的一份子。”


然后的事情他就记不太清了,等回过神来已经气喘吁吁的站在了宇智波家门前,空无一人的房子里甚至家具都在,和他曾经来过的时候一模一样,却唯独少了门前的名牌。


据班里的同学说,当时老师刚刚说完,他就一下子站了起来,他们还以为扉间是想问老师泉奈搬去哪里了,结果他一句话不说一扭头就往教室外面跑,飞快的下了楼,怎么喊都不理会。后来更是连门卫都被他撂倒了,就那么直挺挺的冲了出去,把他们都吓坏了。


后来还是班主任理解他们两个感情好,自作主张给扉间批了假条,对其他班看热闹的学生和门卫解释说他家里出事了他急着回去,事情才压下来没有闹大。


可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泉奈了,直到今天。


他们之间已经相隔一整个雨季。


8.


“咚咚咚……咚咚咚……”


扉间是在一阵敲击声中醒过来的,他用力眨了眨眼驱散了睡意,才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结果一转头就看见车窗外的桃华担忧的表情。窗外的雨已经明显比之前小了很多,可依然细密的打在挡风玻璃上,发出无规律的声响,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无端的让人烦躁。


他先握了握拳,让因姿势问题而僵硬的手指慢慢的恢复灵活,这才打开车门。已经在车外等了有一会儿的桃华赶紧递过来一把雨伞并指了指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扉间先生,我有给您打过电话,不过似乎手机关机了,怎么都联络不到你。发过来的定位地图又太过模糊,找到您花了一些时间,让您久等了。”


“无妨。”撑开伞,圆形的伞面是深沉的暗蓝色,扉间把自己的车钥匙交给桃华后便大步向着轿车走去。来时他心中一片烦躁,没有仔细看路,没想到居然开进了一片居民区里,暖橙色的灯光之下能清晰的看见飘扬的雨丝。


也难怪桃华找到他的时候他都睡着了。


他觉得他做了一个很好的梦,虽然忘记了具体内容,但是这种从心里让人想要微笑的感觉很真实,真实到他毫不费力就能够让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要是还能再梦到就好了。


“直接回千手宅。”扉间坐在轿车的后排,面无表情的对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吩咐到。


9.


“扉间先生……”桃华小心翼翼的开门进来,放轻手脚努力不打扰到那个工作中的身影,直到走进了才俯身凑到扉间耳边,轻声唤扉间的名字。


“说。”扉间早就察觉到了桃华的接近,却没有把视线从手中的文件上移开。


若是重要的事情,对方不会是这样一种生怕打扰到他的态度。


“扉间先生……有您的电话。”桃华咽了咽口水,几天前从赌场回来后,扉间先生就一直处在一种低气压的状态中不停工作,再这样下去她都快要没有活干了。


“对方说……是关于一个叫宇智波泉奈的人的……”


听到某个熟悉的名字,扉间终于舍得把注意力从工作上暂时挪开,皱着眉从惴惴不安的桃华手中接过了手机。


“千手扉间。”对方一上来就叫了他的名字,毫无起伏的声线里满是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那个赛车手,伶鼬,是叫宇智波泉奈吧。听说你们关系不错?”


对方的话还未说完,扉间就知道了他想要说什么,思考一秒钟之后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旁边的桃华疑惑的看过来。


“没什么,估计是打错了。”扉间微微抿了抿唇,本就浅色的嘴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


“羽衣那边布置的怎么样了。”他把文件丢到一边,松了一口气似的向后靠在了椅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掩饰住自己微微颤抖的手指。


羽衣的灭亡已成定局,为了千手家 ,已经顾不上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了。


至于泉奈……杀人终究是犯法的,即使是羽衣家的亡命之徒,在知道泉奈对他并无太大的意义之后也不好对他怎么样的……只要他动作快一点……再快一点……


“啊,扉间先生,羽衣那边已经布置好了,对方并没有察觉我们的行动。下周就可以处理掉了。”桃华悄悄抬头看了一眼扉间的神色,伸手递上一份文件。


扉间伸手接过,却并没有要看的意思。


“明天。”他神色冰冷,没有丝毫对敌人的怜悯,漫不经心的把文件重新扔回桌面上,“明天就行动,晚上就把结果拿给我。”


桃华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在接触到扉间眼神的那一秒果断闭上了嘴,恭恭敬敬的微微一欠身便退了出去。


也不知道刚刚那通电话到底说了什么,居然能让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扉间先生流露出这么明显的情绪波动。


不过……桃华扯了扯领带,刚刚扉间的气势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反正羽衣是死定了。


10.


扉间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脑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


不会有事的。


他对自己说,然而双手的颤抖从挂掉电话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停止过,他忍不住的去想象泉奈会被羽衣怎么对待,却又在想起泉奈的脸的时候硬生生把自己的思绪掐断。


不会有事的。


11.


“扉……扉间先生,羽衣的残党都已经处理完毕了。”


桃华小心翼翼的斟酌着用词,将行动进度一一报告,生怕扉间有什么不满意的拿她开刀。这两天整个公司都在扉间的冷脸下战战兢兢,行动完美完成了也不敢自己来报告,反而把她推了出来。


“嗯。”


不过扉间并没有为难自己的秘书的意思,挂掉电话就把手机丢到了一边。


去赌场看看那家伙怎么样了吧。


12.


地下赌场,这里还是和他上次来的时候一个样子,喧嚣,杂乱,又满是腐朽的味道。


扉间在赛车场的入口处站定,有些拿不准自己上次走的到底是那条路,微微一愣神的功夫便有工作人员走上前来询问。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打听一下泉奈的情况:“伶鼬今天还有几场比赛?”


“非常抱歉,先生,伶鼬他已经不在我们赌场了。”工作人员依旧微笑着,神色不变,试图向扉间推荐其他的赛车手:“虽然伶鼬已经不在了,但是像乔或者……”


“不在了?怎么回事?”扉间心中咯噔一下,追问道,略快的语速透露出一丝焦急。


“他从一星期前开始就没有回来过了。”


13.


扉间一走到没人的地方就给手下打了个电话:“查一查伶鼬去哪了,马上。”


一星期前,正是电话打来的那一天。


挂断电话,他坐到一边的座椅上,靠在冰冷的椅背上看着下方的比赛,神色晦暗不明,看不出情绪,也不知道在想点什么。


手下的动作很快,下面的比赛快结束时就搞定了,一秒也不敢耽搁,立马给扉间打了电话。


“头儿,伶鼬本名叫宇智波泉奈,破产负债……他七天前在赌场里被羽衣的人弄走了...然后...死了。”手下有点怂,虽然不知道扉间跟伶鼬什么关系,但肯定不一般,他怕扉间的迁怒,虽然扉间不会那样做。


扉间默不作声。


他不回答,手下自然不敢先挂电话,一时间手机里只剩下细微的电流声。


“墓地。”


“啊?”


“墓地在哪。”


“额……警察葬在了郊外的公共墓地。”


“我知道了。”


14.


在扉间到达墓园的时候,正好下起了雨。


淅淅沥沥的,打在伞面上,发出无规律的声响。


不大的雨组成一张浅灰色的帘,将整个墓园罩在了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有一种虚无的感觉,显得四周格外的安静。


扉间撑着一把黑伞静静地站在墓前,垂眼看向矮矮的墓碑。


黑色的大理石,样式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上面一张照片,一个名字。


照片上人略显稚嫩,已经是好几年前照的了, 从红色的背景幕布就可以看出这张照片的出处。


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那个人在他面前笑的嚣张的模样,纯黑色的眼睛闪烁着他见过最耀眼的光。


他就这样静静的站了一整天,直到雨丝渐稀,天空放晴。


桃华曾来过,远远看见他孤独的身影便吩咐了其他人不要来打扰。


她从未见过扉间如此悲伤的模样。


依稀是黄昏,扉间终于从自己的回忆里回过神来,僵硬的关节让他有些茫然。


仿佛是才注意到一样,他半蹲下来,把手中捏了许久的那朵花放到泉奈的墓碑前。


那是他在墓园门口摘的花,一个下午过去已经不复当时的鲜亮,不久之后就会枯萎死去吧。


勿忘我,永恒的记忆。


“泉奈……我对你……”


无力的话语从口中溢出,在接触到空气时便已消逝殆尽,不留下一丝一毫存在过的痕迹。


雨后的墓园依然是安安静静的,无数的悲欢离合在这里发生,无数的爱恨情仇在这里埋葬。


无数的话语在未吐露之前便被遗忘,只能留下一句——


“晚安,好梦。”




————————————
是联文


miss,错过,想念


@黑白色——皮一下非常开心 一起写的……嗯,记得转发啊黑白


有点虎头蛇尾不过不要在意这种小细节


结尾各种暗喻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懂_(:зゝ∠)_


小伙伴们都说根本没看出来


其实是三流偶像剧套路看出来了吗?要是扉间去救奈奈了就能牵扯出一大堆纠葛,我还脑了宇智波是千手弄垮的_(:зゝ∠)_


总之的总之,我更新了







评论(1)
热度(48)
  1. 黑白色——皮一下非常开心燕子的八音盒 转载了此文字
    勉强算一起写的联文.......